精彩世界

位置: 首 页 > 精彩世界 > 正文

总有一些举手可行的善事,值得我们为之一试

当生活从乡间转移到公寓楼中,人情温暖似乎常常被困在每家严实的防盗门背后。却也有一些不经意的瞬间,它热腾腾地从邻里的日常问候间冒出来,以某种分外细腻妥帖的方式,滋润人们的生活。

最初,邻居们的爱心是通过两个袋子传递到小博宇家的,袋子挂在家门口的水表上,一个装着蔬菜,另一个装着肉。

外婆李泽芳还记得9年前“奇迹发生”的那天,早上一出门,她就看到这两袋东西,到晚上七点,也不见有人来取。她敲开邻舍的门,左问右问,大家纷纷摇头。

后来她意识到了,水表上的东西是有人专门给自己送来的。

那时候,小孙孙还在襁褓中,家人一觉醒来,水表上往往挂着奶粉或是婴孩的小衣服;等小博宇上了幼儿园,小书包、文具就不断出现在水表上。这两年,博宇上了小学,他已经能自己蹦蹦跳跳地打开门,从门口那个比圣诞树还神奇的水表上,取下文具盒、练习本或是蛋糕牛奶。

妈妈双眼失明,自己在4岁时被查出双足马蹄脚外翻,可爸爸呢,早在小博宇出生40天时,就在协议离婚后出走了。

“小孙孙就是靠着水表上的爱心一点点长大的。”靠微薄的养老金与低保度日的外婆心里有数。

如今,要是光看媒体上每天充斥的新闻,人们很容易说出“不敢再做好人了”这样的话语。坏新闻总是更容易吸引目光,扶老人的人也许被讹诈,扶孕妇的人可能被诱杀,还好,9年来,在重庆这个名为“山水丽都”的小区里,小博宇家门口的水表没有受到这些事儿的影响。

尽管它从崭新闪亮变得锈迹斑斑,可来自邻居们的爱心,就像一束束涓涓细流,涌出各家门户,依旧聚集在这水表身上。神奇的它就像上了弦一样,不时变些好东西出来。

母亲失明,外婆年老体弱,这个贴心的水表好像连这些都能考虑到似的,每周总有那么几天,小博宇打开包装袋,里面是已经做好的炒菜。

“我们承认,我们都帮过娃儿的,具体送了啥子,哪个天天去记这些嘛,那活起不晓得好累。”小区里有人拗不过记者的追问,含糊地证实了大家伙儿的帮助。

但是,没有人对李泽芳承认他们送过东西。有一回,她撞见过邻居周贤德在往水表上挂一袋水果,哪知对方瞄见她,招呼也不打就逃也似地走了。之后见面了再问起,周大姐就跟失忆似的不记得有这回事。

自然自发地,那些用水表传递心意的人们,小心翼翼地维护着这一家人的尊严。

“如果不说姓名,别个的心头就少记点事,压力就小点。而且,本来做点这种举手之劳。”一个中年男子满脸严肃地对前来寻访的记者说。

这棵“水表圣诞树”送来的物件,已经在李泽芳家堆了一屋。每隔一段时间,她会把这些年收到的物件摊到阳台上,好好晒晒。没有一样舍得扔。

第一个在小博宇家的水表上挂上菜肉的邻居,不会想到日后这孩子会被诊断为双足马蹄脚外翻,那母亲将因为眼病而失明,不会想到她们的经济将拮据到如此地步;他恐怕也不会想到,自己最初的一个善举,到最后都改变了什么。

“我家能过到今天,全靠左右邻居扶持。”多年后,外婆认真地对媒体说。

社会或许险恶,若当真为此而放下爱心,却一定是我们在生活中难以弥补的损失——爱心并不是僵硬而孤立的,它随着传递而成长,润物无声地浸入我们生活的点点空隙,改变它的面貌。

就像小博宇家的水表那样。

小博宇已经从不晓事的婴儿长成了一个男孩。在这个小区众多邻居忙着否认他们帮过小博宇的时候,小区盲人按摩店的师傅熊先生却有着一段略微不同的记忆。

“我才来这个小区的时候,很多不方便。”熊先生说,但是有一天,他碰上了一个“救星”。

如你所想,那就是小博宇,他主动提出领熊师傅去买菜。现在,熊家的饭菜,都是李泽芳和小博宇帮着买的。

我几乎想不出比这更像童话的结局了:最初系在水表上的那份爱心,在整个社区里孕育多年,终究结出了芬芳的果实。

这,大概就是为什么,总有一些举手可行的善事,值得我们为之一试。

《中国青年报》/黄昉苨